<dl id="a5gfy"></dl>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sup id="a5gfy"><menu id="a5gfy"></menu></sup>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面試-先到面試網(mian4.com)查詢面試公司相關信息招聘會面試網QQ交流群:141667671  登錄 快速注冊 幫助

            搜公司

            搜職位

            加入分享工資待遇

            免費分享12.0000家公司的待遇、評論、面試及工作環境信息!

            面試網公司評論帆揚軟件怎么樣
            共找到 48 條符合的結果

            不是很爽,一般般.,剛

            0用戶支持該評論

            不是很爽,一般般.,剛去一年工資2000左右....(查看完整信息)

            你是否支持該評論:支持 | 反對

            不是很爽,一般般.,剛

            0用戶對該評論發起了討論

            不是很爽,一般般.,剛去一年工資2000左右....(查看完整信息)

            你是否支持該評論:支持 | 反對

            訂閱到郵箱 ——最新帆揚軟件的面試,筆試,薪水,評論信息將第一時間通過郵件通知您。立即訂閱

            關閉

            帆揚軟件怎么樣:“薪酬水平:職級 薪資范”

            3.0 分 2010-10-3

            工作城市:湖北 員工類型: 以前員工

             一般

            薪酬水平:

            職級 薪資范圍
            項目經理 4000~6000
            系統工程師 4000~5000
            高級工程師 3000~3500
            工程師 2000~2500
            助理工程師 1000~1500
            銷售工程師 2500~3000
            美工 2500~3000
            文員 1000~1500
            出納 1500~2000
            網管 1500~2000

            員工具體薪酬水平根據其所處職級及其崗位素質評定(參見崗位素質等級評定)最終確認;

            薪酬結構:

            薪酬 = 基本工資(70%) + 績效工資(30%) + 津貼(交通餐飲) + 福利 。
            基本工資部分為員工最終評定薪酬的70%,每月初足額發放;
            績效工資部分為員工最終評定薪酬的30%,市場部和三大項目組按照季度目標每季度進行一次考核并發放,其他人員的績效工資根據公司總體目標完成情況每季度進行一次考核并發放。
            津貼部分沿用原標準每人300元/月;
            福利部分全部按照武漢市社保起征點進行交納;

            績效工資考核辦法:
            三大項目組按照完成開發項目的合同金額進行季度考核,當季完成季度目標的70%以下,不計發績效工資;完成目標的70%~90%,計發績效工資的60%,完成目標的90%~100%,計發績效工資的80%,完成目標的100%以上,計發績效工資的100%,并將超額部分計入年終任務完成額中;如果年度任務完成,則將全年績效工資未發部分全部一次性計發;如果超額完成目標,視公司總體業績另行核發年終特別獎金;(完成標志為客戶驗收報告通過)

            帆揚軟件怎么樣:“********************”

            1.0 分 2010-2-10

            工作城市:湖北 員工類型: 以前員工

             很不滿意

            ************************************************************************
            2005年6月25日 聊天記錄
            ************************************************************************
            劉敬洲 劉總好!
            劉衛寧 你這次需要轉戶口嗎?
            劉敬洲 這次回去有好多手續準備辦掉,公積金封存,黨組關系,社保,醫保,戶口不準備遷過來,還是留在武漢。
            劉敬洲 記得您上次跟我說過,遷戶口要繳納一定的托管費用對吧?:P
            劉衛寧 對呀,每個月50元。
            劉敬洲 :-O這么高啊?
            劉衛寧 你告訴郭陽春,要他也快點遷走。
            劉衛寧 就是用經濟手段要大家早點遷走,留在這里公司很麻煩的,派出所經常來找麻煩。
            劉敬洲 我問過我朋友他們公司以及現在的公司,戶口辦遷基本上都是自愿進行的,公司都不會收取費用的。現在又沒有人頭稅,呵呵,還望您行個方便啊!:D到時候請您吃飯!
            劉衛寧 叫做飯只管吃,事按規矩辦,:D。 你該不會罵我吧?
            劉衛寧 能照顧的,公司都會做的,有些事情,就需要你理解,配合了,因為規矩是對大家的。
            劉敬洲 呵呵,我怎么會罵您呢?不過政府部門也沒有這個規矩呢,呵呵
            劉敬洲 我也打電話咨詢過派出所戶籍管理方面的人,還是希望您能網開一面啊!

            ************************************************************************
            6月27日 聊天記錄
            ************************************************************************
            劉敬洲 劉總您好,雖然知道您在萬忙之中,但是還是不得不找您啊!
            劉衛寧 什么事?
            劉敬洲 還是關于轉戶口的事情呀!呵呵!
            劉衛寧 這個事情,我可能幫不了你的,因為公司有通知(文件),而且,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人都是這樣辦理的。
            劉敬洲 我知道每個公司都有公司自己的相關規定,但是所有的規定總歸要符合國家相關政策吧?:D我真不知道到時候您怎么給我開具發票呢?國家都沒有這樣相關的費用明細啊!
            劉衛寧 這跟國家政策沒有關系,是公司自己的規定,凡是離職的員工,公司都要求其將戶口遷出,如果不遷的話,公司就每月收管理費,主要是利用經濟手段請大家主動遷出,沒有其他的意思)。而且,我們所收的費用全部入帳,作為營業外的收入。所以需用請你理解和配合。
            劉敬洲 我還是希望公司方面能夠再就這個問題探討一下,因為畢竟不是個別人的事情!如果公司執意要這樣,到時候給我開具一張清晰明細的發票。其實在跟您談這個問題之前我咨詢過武漢相關單位,上次跟您談過之后我又咨詢過相關法律人士,所以我并不是單純跟您套交情,知道您秉公做事、公正公平,不過如果公司的規定不合相關法規,還是希望公司方面能夠慎重!
            劉衛寧 謝謝你的提醒,我明天讓天柱找一下你的離職手續,那上面應該寫的很清楚,且經過當事人簽字了的。每個離職的員工我們都是一樣的程序。
            劉敬洲 我不太記得我的離職手續當中有哪些協議,不過如果存在不合國家法規的條款,這個協議本身就是不能生效的!:)
            劉衛寧 請你不要生氣,:D。
            劉敬洲 沒有,現在我們談公事,跟我們私人交情沒關系!^_^不好意思,跟您談交情不太禮貌。
            劉衛寧 如果你很生氣的話,我暫時就不跟你談了,:)。
            劉敬洲 沒有沒有,^_^
            劉衛寧 等你冷靜下來再說。
            劉敬洲 您是為公司服務,這個道理我懂
            劉敬洲 我從不跟人抬杠的,不過如果意見有出入,要說服我還要有堅實的論據!哈
            劉衛寧 我要求你一定要理解公司的難處,到現在,很多人的戶口一直不辦理遷移手續,難道公司就有義務為大家保管嗎?社會上一有個什么風吹草動,派出所就要到公司了解情況,核查戶口,有沒有人跟什么案情的嫌疑人疑似等等。
            劉敬洲 :)怎么說呢,就我們員工來說,在帆揚生活工作過,戶口在帆揚上掛過,甚至很多人跟我一樣,連身份證地址都是公司的,現在出來就像是從帆揚嫁出來的媳婦!能行個方便大家都感激,我想有部分人因為要收費甚至都不愿意回去轉戶口,這不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了嗎?
            劉衛寧 現在在FAN的戶口簿上都已經被核頂是人戶分離的,這是派出所最難管理的一部分,他當然給公司造成很多麻煩,只是你們不知道罷了。
            劉敬洲 如果派出所因為這個給公司帶來了經濟損失,這個損失我們愿意承擔,問題現在是公司這個策略存在不合理性,我們出來的員工恐怕都無法接受
            劉衛寧 為此,公司也接受了教訓,從SZ之后,一律不上戶口。如果你不接受的話,你在離職的當初,就完全可以把戶口轉走,為什么不呢?
            劉敬洲 我相信當初公司接納我們的戶口也是為了給我們大家一個溫暖家庭的氛圍,現在如果人走茶涼,這個絕對不是帆揚文化的一部分!呵呵,很多人跟我一樣,離開帆揚走上新的工作崗位,都比較倉促,而暫時沒有遷走,這個希望公司能夠包容!
            劉衛寧 這跟人走茶涼完全不搭界的,是兩碼事。
            劉敬洲 檔案托管最開始由公司給我們付了,后來轉成個人支付,任何人都沒有意見,那是因為國家收公司的錢了,但是戶口純粹是個人問題,而且在現在這個戶籍相對比較開放的時期,收取費用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劉衛寧 在ZYX離職是,談到遷移戶口的問題,她當時就提出來說馬上遷走可能有困難,可否給一點緩沖的時間,我當時就答復她可以,但是必須在半年之內,在半年之內遷走,可以不收超過半年,一并收取。這難道是人走茶涼嗎?只要是大家有困難,提出來,可以商量,我們不是冷若冰霜,但凡事也應該有個度吧。
            劉敬洲 唉,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D看來在這個問題上個人與公司之間很難達成一致,讓您也夾在中間難受!
            劉衛寧 你走的時候,應該辦理了正常的手續,應該知道公司的要求,如果你當時有異議,可以提出來,我們商量解決。
            劉敬洲 其實人性一點說,我倒真覺得公司沒必要在這個問題上以這樣的方式堅持,我提前跟您交流也是處于對公司的感激,當然,您也可以認為是為了我個人的利益。剛才我說過了,任何合同存在不合國家法規的條款,就算是***簽字,那也是無效合同!:)
            劉衛寧 當時,你沒有異議,現在要不按雙方協議的辦理,我們怎么能夠朝令夕改或者對張三一個規矩對李四又是另外一個規矩呢。
            劉敬洲 如果公司這個規定成立的話,那么以后所有的公司完全可以把每個月的托管費用提升到100元、200元甚至更高!那不是亂套了嗎?
            劉敬洲 呵呵,我確實不記得我當初的離職手續是否有這么一個條款,所以我也不能確定公司的這項規定到底是否咨詢過相關的機構或者法律人士。
            劉衛寧 我的理解是,只要沒有明確的法律條文所禁止的,就是合法的。這就是法律的滯后性的根本所在。 請問那一條法律可曾明文規定公司不能收取代理保費用?
            劉敬洲 ^_^,那不是鉆法律的空子?
            劉衛寧 我們確實是在善意的前提下收取這個費用的。
            劉敬洲 :)這次我如果回去,因為時間肯定有限,我不可能有充足的時間跟公司進行相關的仲裁手續,所以我先咨詢了一下,得到的建議就是如果公司堅持,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但是公司收取費用,一定要給我明細發票。而公司開具的發票卻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劉衛寧 人戶分離是不符合公安部門的治安管理條例的。
            劉敬洲 現在也確實存在很多不合常理的情況,人戶分離應該由派出所拿個策略進行強制運作。但是現在目前沒有,所以,公司在這個方面為我們所作的幫助,我們都會感激的
            劉衛寧 說老實話,如果公司不在了,你們到哪里去找戶口關系? 所以要盡早遷走。
            劉敬洲 :)我們堅信公司會綠樹常青!
            劉衛寧 我是從最極端的角度來解釋為什么公司的這個規定對員工個人,對社會和對公安部門都是善意的。公司的這個規定沒有自己的私利,有這樣一句話:身正不怕影子斜,公司的這個規定正是因為沒有什么私心,所以也就是說應該堅持。
            劉敬洲 :D說一千道一萬,耽誤您這么長時間真是抱歉。不過說心里話,還是希望公司能夠慎重考慮!
            劉衛寧 在堅持這個規定的事情上,公司對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例外。我非常感謝你的提醒,但是我覺得做事跟做人是一樣的,只要是對的,就應該堅持,如果真的錯了,只要你能夠拿出根據,我立馬就改。可以嗎?:P。
            劉敬洲 好的好的,我這次回去再跟您面談,我肯定沒有多少時間,所以我希望在回去前就有個結果,我會準備好現金的!同時也希望公司能就這個問題再探討一下!如果我們能夠開心的握手那是我們大家最好的期望了。
            劉衛寧 :D,可能是你不愿意跟我握手的。
            劉敬洲 哈哈哈,跟劉總握手是我的榮幸,我說的是跟公司握手!我們之間的這次溝通只是針對公司與個人的磨合。
            劉衛寧 :D,你的狡猾狡猾地!
            劉敬洲 (H)哪里哪里,老實人說老實話!哈哈哈。

            ************************************************************************
            6月28日 聊天記錄
            ************************************************************************
            劉敬洲 劉總好!不會覺得我煩吧?給您傳個文件“戶籍管理咨詢結果.doc”,沒有病毒,放心。
            //-----------------------------------------------
            武漢市律師咨詢熱線(027-12348)
            這種性質的收費可以看作是罰款,而罰款必須要經正當渠道,員工違反了合情合理的單位規章,可以處以適當的罰款,但戶籍是個人與公安局戶籍管理相關部門之間的事情,單位沒有權力處理個人戶口關系以及在戶口轉遷問題上設置障礙。可進一步咨詢政府勞動部門和物價部門。
            武漢市物價局咨詢熱線(027-12358)
            單位營業收費必須要有法律依據。戶籍管理職能在公安局,不存在哪個事業單位再另行收取管理費。戶口沒有及時遷出個人有一定責任,但只限于由此造成了不良后果。
            武漢區勞動局(027-88873847)
            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的各種糾紛在合法范圍內以合同約定為準,如果合同中沒有相關約定,收取額外費用則為不合理。由于是第一次接觸類似事情,建議再向公安部門咨詢。
            武漢公安局戶籍管理中心(027-85397454)
            辦理戶口不收錢,戶口轉遷收取2元人民幣工本費。任何事業單位都沒有權力收取戶口管理費,可直接找所在派出所處理。
            //-----------------------------------------------
            劉衛寧 我建議你要武漢公安管理部門直接拿出條文來,他說的應該不算數吧。
            劉敬洲 ^_^
            劉敬洲 是這樣的,我把您說的“只要法律沒有明文禁止的就是合理的”這個說法也跟他們說過,他們說這個收費規定是由單位定的,那就應該由單位舉證可以收費的理由!
            劉敬洲 這個因果關系公司搞顛倒了!建議您也按照上面的電話做一個咨詢,這樣比較具有說服力。
            劉衛寧 就像法律有規定,任何人不許扣留和檢查他人的身份證件,這一條,除非是公安執法人員,即使是公安執法人員,也要亮明身份才有權這么做。
            劉敬洲 對呀,您這個舉例不更應證了應該由公司表明公司有權這么做么?
            劉衛寧 法律的規定是誰主張,誰舉證。
            劉敬洲 對,公司主張收費,就應該有公司舉證收費證據啊
            劉敬洲 安徽的這幾個對應單位我也咨詢過的,政策都是一樣的
            劉衛寧 是你認為我們收費不合理,那你就要舉證。找出相關的不合理的規定的法律條紋來。
            劉敬洲 哈哈哈,劉總,也許我不太禮貌,但您這個表述有點強詞奪理!
            劉敬洲 只有要人拿出合理證據的,哪有要人拿出不合理證據的?
            劉衛寧 所以我建議你要求武漢的公安部門給出相關不允許收費的條文來就可以了。
            劉敬洲 這樣的,公安局方面也說了,如果公司執意收取,我可以直接找戶籍所在派出所出面協調!要把這個事情搞清楚,到時候還需要您配合!您代表公司的這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鉆法律的空子同樣是國家法律不允許的!
            劉衛寧 我再說一遍,只要是法律和法規沒有明文規定禁止的,就是可以做的,而且不違法。
            劉敬洲 好的好的,再跟您討論這個問題會鬧的不開心!
            劉衛寧 多說無義,拿出根據來就比較好。你能說你剛才給我的這些東西是法律規定嗎?
            劉敬洲 呵呵,好的好的!公司方面可以堅持,這是法人的權力
            劉衛寧 你可以找認咨詢,那都是你的權利,我們都表示尊重,這都沒有問題。
            劉敬洲 我只是想和平解決這個問題,真的無意跟公司對簿公堂,其它渠道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況且對于公司來說,有的是時間和精力,這是員工方面的弱項。
            劉敬洲 沒辦法我只好到時候讓派出所出面協調,到時候還希望公司方面配合一下!因為我不可能有很多時間逗留!
            劉衛寧 但是任何事情,都應該根據規則來辦,你有意見,沒有問題,我還是那句話,你只要拿出相關的法律規定,證明我們的做法不對,我立馬就改。
            劉敬洲 如果到派出所公司方面還能繼續堅持下去,我無話可說!現在主動權在公司,您這么說我也表示理解!到時候就讓派出所來協調就是了,只要公司樂于跟我一起面對大檐帽,生死由命OK?
            劉衛寧 派出如果能夠拿出相關的法律規定,我們當然按照法律的規定來辦。如果沒有呢?
            劉敬洲 我說過了,公司因果倒置了!我們的戶口不是管理在公司,而是管理在戶籍中心和派出所!希望這點您能夠明確!
            劉衛寧 大家都不是為了幾個錢,搞清楚未必不是好事。
            劉敬洲 不,我這么爭取,除了明個道理,還真是舍不得自己的血汗錢!
            劉衛寧 如果派出所是這樣認為,今后就不需要找公司了,公司明天就可以要求消戶,這些人都要他們去管,多好!派出所能夠銷戶嗎?
            劉敬洲 劉總精明,這是個好主意!您放心,這些戶口不會因為公司要求銷戶而消失的!
            劉衛寧 到時候社會上有什么問題,就直接找他們自己好了,不過要小心的是,到那時要想轉戶口恐怕會被扒掉一層皮的。說氣話沒有用,還是冷靜,理智的談問題吧。
            劉敬洲 這個不用擔心,您上網查查就知道了,武漢市戶籍正在改革!流動人口上戶口現在不是難事!
            劉衛寧 我們沒有為難大家的意思,就是要大家早點把戶口轉走。
            劉敬洲 呵呵,是啊,如果我咨詢的東西您不認同,您可以自己再咨詢相關單位!多說也無義
            劉衛寧 我不會去咨詢的,按法律規定辦理就好了。
            劉敬洲 ^_^,好吧,我知道您去咨詢或許損了公司的志氣呢!大家都是高素質的人,講道理就好。
            劉衛寧 還是那句話,你要有意見,不要那么麻煩,有那么多的律師,叫他們把法律規定拿出來,不就完了嗎,我早就投降了---在法律面前。
            劉衛寧 到派出所?
            劉敬洲 當然啊,您該不會不敢去吧?
            劉衛寧 派出所就可以不按法律辦嗎?
            劉敬洲 您可以要求派出所出示證據呀,如果他們說沒有,那您可以說:沒有免談!
            劉衛寧 也許我膽小,真的不敢,小民怕官。
            劉敬洲 這就是公司的不是了,哈哈,沒什么的,只是辦事處,又不是法庭!
            劉衛寧 但是沒有法律規定的東西就不好說了,是吧?
            劉敬洲 我同意您說的,公司只要覺得自己身正影子直,走到哪里都應該挺直腰板!官又怎么樣,官也得講道理呀!
            劉衛寧 所以,你盡可以去告,我們按法律辦,就這么簡單,真的不要太麻煩,找一個秉公辦事的來斷案,我們扯再多都沒有用。我真的沒有心情在談這個事情了,OK?
            劉敬洲 唉,怎么談上告了呢?我說過不想對簿公堂!最簡單就是耽誤您一點點時間,這樣能夠在最短的時間搞清事情的緣由,您不用等待,我也不用奔忙!如果您說您愿意等待,那我只能干瞪眼!不過您不是這樣的人哪!好吧,不知道您跟聶總溝通沒有,如果沒有,那我跟聶總再溝通一下吧!
            劉衛寧 如果有人要較真的話,那也是沒有辦法的,要知道,我是一個蠻講認真的人。
            劉衛寧 真要是那樣,我絕對會奉陪到底。盡管我不希望那樣。
            劉敬洲 好的,耽誤您時間了,我抽空跟聶總談談吧!奉陪的應該是帆揚軟件,呵呵,您沒有必要拼命的!
            劉衛寧 我想真要走到那一步,為了一點錢的事情,搞的大家朋友都沒有做了不時你的初衷吧?
            劉衛寧 不過,你要是覺得那樣很有樂趣,那又該另當別論了,。
            劉敬洲 剛才吃了半個冰西瓜,呵呵,爽快多了!您身后那個冰箱開著沒?有沒有好東西吃啊!
            劉衛寧 沒有錢,冰箱已經空了一些日子了,。
            劉敬洲 現在西瓜便宜啊
            劉衛寧 已經吃不起了,呵呵。

            帆揚軟件怎么樣:“八七會議記錄王:估計”

            3.0 分 2010-1-14

            工作城市:湖北 員工類型: 以前員工

             一般

            八七會議記錄

            王:估計大家一看就明白了,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去年招進公司的新員工,到現在有的也快滿一年了。今天召集大家來開個會,就是希望能讓大家談談對公司的看法,提意見也可以,有什么不滿,發發牢騷也可以,希望大家坐下來聊一聊,交流一下。另外還想了解了解大家是打算與公司續約,還是打算離開公司。(面向秦宏云,拍了拍他的肩),秦宏云剛給我提交了辭職報告,就請他來談談對公司的看法和自身的感受吧。
            秦:從進公司到現在,感覺公司氣氛好郁悶啊,真的很郁悶!我快受不了了。現在我連玩游戲都提不起精神。在同學面前也很沒面子,幾個月工資沒發,見了面什么都由他們來請客…還有,在公司飯吃的不好,我覺得現在都營養失調了!我剛進公司的時候體重是50公斤,現在是58公斤,不錯,我體重是提高了,可身體素質下降了,現在球踢半個小時就累了!
            王:這個應該是個人沒有鍛煉好身體,照顧好自己的緣故吧。在學校的時候,還有同寢室的同學可以提醒一下,現在工作了就要靠自己了。這個不應該是公司的責任吧。(笑)你說你進公司后缺乏鍛煉,上班時如果工作累了可以出去做做操嘛。我們以前工作的單位,就是這樣,一個女同志是侗(dong)族的,很喜歡運動,當然,我們并不是說她是侗(dong)族的就喜歡動啊,而是少數民族的都能歌善舞,……(以上省略)后來她每天一到10點,就帶領大家做操,而且一直堅持了下來……像你累了,也可以帶領大家到外面做操嘛。現在大家進公司也快1年了,已經不是新員工了,也不是學生了,不應該還用學生的態度來對待工作。前幾天走的徐進濤,他在湖大一批人里的水平算是中等偏上的,學習成績是不錯,可他在工作中還像學生一樣,什么工作都等著部長來安排,而自己從來不爭取,工作安排下來了也像完成任務一樣,而不想想怎么把工作做得更好,做好最好。一次兩次這樣,別人還安排工作你做,可第三次還這樣的話,別人就不愿意再讓你做了。很湊巧,前幾天,我找人安排打一份文件,結果就有他,文件打出來后,我一看,前面的一頁就有很多出錯的地方,為什么呢,他邊打字邊帶耳機聽音樂,當然打不好啊。所以這次他提出辭職后,領導們討論后很快就同意了,雖然他學習成績很好,可是不能適應工作。
            秦:徐進濤并不是不能適應工作,而是公司沒有給他制作壓力和適應的環境。
            王:好了,我們現在不是要來討論徐進濤的問題,而是談談大家進公司后的感受以及去留問題。我想大家都知道,勞動合同里雖然沒有明確寫出來,可一般來說都是如果公司希望與員工續約,就會提前一個月向員工表明意向,而員工也是這樣,如果想與公司續約就要向公司表明想續約,如果雙方都沒有提前表示,那到時候那員工就要卷鋪蓋走人。我現在就是希望了解一下大家的意向,有多少人想繼續留在公司,哪些人打算合同到期后就離開公司。現在公司也要有不少大項目要過來,如8月份往來公司的項目、intec公司、富士通公司的項目,這些都需要人力,需要大家以一當十,成為項目骨干,掌握項目。面對這些項目,公司必須做好各方面的準備工作,包括人事方面的調動和管理….現在饒爭光來談談吧。
            饒:其實我進公司也有一年了。剛進公司的時候是想多學點東西,至于工資多少還是放在第二位的。我這人的心理素質不是太好,進公司后經歷了三個心理階段,我現在來談談這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一進公司就調到b2e作測試,剛開始的一周,還覺得很愉快,從測試中也學到了些東西。可這之后就覺得越來越郁悶了,每天都重復著同樣的事情,機械性地工作著,每天都是Ctrl+C、Ctrl+V…這樣的工作我做了將近大半年,那段時候心情很郁悶,后來我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就跟趙總反應,把我調到其他部門去,這樣下去我會受不了的。后來4月份b2e的項目結束了,我調入LMS組,在那里我感覺很愉快,四個人相處得也很好,大家都愿意互相學習、幫助。我現在所知道的,大部分都是在那兩個月里學到的。進公司一年來真正學到東西,有活干的,就那兩個月。接下來一個階段,就是等待二期項目過來,8月份了,可還沒有過來,現在我的心情又走向郁悶了。接下來我的心理活動會怎么變化,是愉快起來,還是接著郁悶下去,真的我也不知道..
            王:我想大家都知道了,這周開了部長和骨干會議,公司在會議上宣布本周內會補齊大家5月份的工資,這周末不行也有可能會在下周1、2補齊。8月底爭取補齊拖欠的工資。從大家進公司到現在,公司都面臨著經濟上很大的困難。本來把大家招進來是為了接一個很大的項目,可這項目后來沒接到,接下來又因為SARS病毒,導致許多項目又擱置了下來。我想現在大家堅持到了現在,而沒有走,也是很不容易的。….(以上省略)現在周永來談談吧。
            周永:其實測試也不是沒有東西可學,有的測試項目人就很厲害,還可以用些測試工具。至于開展活動,如打乒乓球什么的,如果公司不采取點什么獎勵、鼓勵政策,那么多人都圍在一個乒乓球臺周圍開展比賽等活動也不太可能,別人也不愿意去勞這個神。以前我們還時常組織一起去踢球,SARS流行時,大家很長一段時間沒去踢球,現在SARS過去了,我們也懶得再去了,因為大家都沒錢了,踢完球后要喝水,可誰請喝水,都請不起了。發不出錢大家也不愿意去勞這個神。
            王:……(以上省略)
            饒:王總,我想打斷一下,就1分鐘,先前我說的“郁悶”,純屬我個人的感覺,和公司及其他人員無關,也沒有別的意思,在此申明一下。
            王:好,現在唐春來談談。
            唐:以前在網上看到IT人員的“ 價值”,說畢業后工作的前三年是他們成長、學習的階段,這個階段很重要,基礎都是在這三年里建起來的,以后再成長就很難了。而IT人員的工齡極限也就30歲。而現在我已經用去一年的時間了,每次想到這里,我就不敢想下去了,想下去很可怕…說實話,我很羨慕那些能夠一直寫代碼的人。
            王:那唐春這樣的要求就太低了,只要求前三年寫代碼,有的人可以寫很多年的代碼……
            唐:我總覺得我們與97級的比,不論在編程方面還是在項目管理方面,總有一段差距。
            王:你們都不主動發言,那我只有繼續點人了,聶佳來說說吧。
            聶:對一個軟件公司來說,人員的大腦就是他們的資本,對采購來說,人際關系就是他們的資本。而軟件公司員工的大腦就是他們最大的資本。實際上很多軟件公司在員工閑置的時候,都鼓勵他們建設完善公司網站,他們的網站都做得很漂亮、很好的。公司接不到大單子的話,就鼓勵個人去承接各種小單子,不讓員工閑置下來。要想在軟件公司工作,就要做好思想準備,不能偷懶,而軟件公司的翻譯也是一樣,進了軟件公司,就要做好不偷懶的準備。至于徐進濤,他英語很好,編程技術也很好,人很優秀,而他要走,公司讓他走了,那是公司管理層的問題,我在這里不發表任何意見。
            (沉默數秒后)
            王:大家也知道金亮,他到公司培訓一天就被公司除名了。后來涂崇武跟我說,他開始找了幾個月的工作都沒有找到,后來覺得不行了,就打著帆揚的旗號應聘,結果對方一聽是帆揚公司出來的,立馬就要他了。而且工資比在座的各位還更高!這說明我們公司在社會上還是很受認可的,也許你們不出去不知道,但他們出去的就比較清楚。你們現在對外界不了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省略若干沒油鹽的話)下面陳霞你來談談?
            陳霞:從進公司到現在,我們的工作量一直都很不飽和,部長沒有根據員工的實際情況來分配任務,導致一部分人總是沒事做。像剛才唐春說的,我們與97級的總有一段差距,而據我所知,在我們進來之前,公司一直就有活干,他們很幸運,一直在寫代碼,在實踐中提高得很快。
            唐:是啊,我進公司后,代碼總是寫寫停停。
            饒:必須得在實踐中學習編程,這樣提高得才快,光是一味地看書,學不到什么東西的。
            陳霞:公司發不出錢,大家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這種狀態持續下去,估計走的人會更多。
            王(點名):郭建!談談。
            郭建:我個人希望從事軟件設計這方面的工作。
            王:做軟件設計這很好啊!
            郭建:這是在一個大的環境下說的,不在這個公司做,就在別的公司做。未來打算嘛,是希望自己越來越好!
            王:郭建這番話是高度精辟!(笑)接下來,周丹丹來談談。
            周丹丹:我們從事翻譯工作的可能和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同事從事的工作性質不太一樣。剛才我坐在這里想了一下,從進公司到現在,我做了些什么。具體地說來沒做什么系統性的工作。首先一進公司到12月份,和張劍霞等翻譯同事一起翻譯測試書籍。當時計劃安排得很滿,催得也很急。我們翻譯、校對完后,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發現,我們翻譯出來的東西根本就沒有人看……后來就是過年前后參加頁面設計的工作,那段時間我工作得很愉快。因為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雖然我所學到的東西對專業美術設計來說只是些皮毛,可這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領域。經過大家的努力,最后看到成果,比較有成就感…我想大家大學畢業后,無非是希望自己能學到更多東西,提高自己,令自己更好,這應該是大家的初衷。
            王:今天大家談了這么多,可到最后也不知道大家的去留打算,(笑), 時間過得很快,12點差5分,也快到吃飯時間了,今天的會就開到這里吧……(大家收拾筆記本子起身準備走)
            王:大家稍等一哈,我再說兩句…….(這里省略一段無關緊要的很長的沒有油鹽羅里羅唆的話,不知不覺中半個小時過去了,時鐘指向了12點半……)公司今天開這個會,意思就是說向大家發出合同的邀約……(唐春笑)
            王:唐春笑了,估計他明白我說這話的意思了,我們請他來說一說。
            唐: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的話,王總的意思是,公司希望大家都能夠留下來。
            王:對!就是這個意思。至于大家有沒有留下來的意向,希望大家在這兩天,今天或者是明天,發郵件告訴我。如果沒有發郵件給我,就表示默認愿意留在公司,續約。
            張劍霞:王總要我們在這兩天確定是否續約,那能不能明確告訴我們新的勞動合同里的工資是上漲還是持平?
            聶:王總說要我們在這兩天決定是否續約,就應該這里明確告訴我們續約的合同內容。現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都有一個養家問題,不是自己賺了錢自己花就行了,還要贍養父母。我家里比較困難,2000塊錢其中我還要拿出一部分來給父母。如果2000塊錢全部是我自己花的話,那也就夠了。有的即使現在不養家,以后也有養家的問題,一樣要買房,可現在連住房公積金都沒有,要我們拿什么去買房?進公司快一年了,我們的公積金和養老保險到現在都還沒有辦理,公司連一些最基本的福利都不能保障,連住房也不提供,住公司的房子還要交220塊錢,這么貴還不如自己找房子住。剛進公司的時候在這一帶找房子很難,當時我覺得找一份能解決住房的工作都更容易。
            王(打斷聶):公司原來不是免費給員工提供房子嗎?我記得王娟娟和周銀還在那里住過…
            王娟娟和周銀(不約而同地搖頭):那時候是三個人擠在公司宿舍的一個房間里,后來在外面找房子也是很困難,找了很長時間。
            聶(繼續):也冒得工傷保險,我現在走在路上都很小心,怕被車擂到了,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還有醫療保險,看病住院幾千塊錢都可以報銷,而在這里,隨么事都冒得。另外,加班也冒得加班費,感覺公司在施行年假上也缺斤少兩。王總總是把我們大家看成一些小孩一樣,好啊,大家現在來開個會,排排坐,吃果果,總是要我們好好學習好好工作,但是在公司應該履行的義務和責任上卻談得很少。現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思考問題的方式也已經不是小孩了。既然簽署了勞動合同就是雇傭關系,而不是老師和學生的關系。公司總是一味地讓員工好好干好好干,可又不給員工任何報償。走的員工,你不能說他不好好工作,對不起公司,幾個月沒有發工資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人人都要養家,不發工資當然可以走。相信在座的各位沒有走,也可能有別的原因,或在等待著什么,大家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我只是說出了大家的想法而已。
            張劍霞:是啊,現在在座的各位,我想家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困難,即使現在不養家,以后一樣要面臨養家問題。這幾個月工資沒發,導致我現在經濟很困難,我的房租一個月都要三百塊錢……
            王娟娟:我都已經欠債5500塊錢了……(眾紛紛議論)
            張劍霞:那看來我的情況還算是好的,起碼我還能顧得上自己。
            聶(繼續):我感覺自己這一年來都象是在做臨時工,沒有任何保障。外語學院都這樣,一進學校就開始打工。打工按小時收費。在這個公司保險公積金什么都沒有,就像打臨時工,打臨時工也可以,那王總你能不能按照這個標準,以小時計算,按翻譯字數收費呢?(王未給予回答)在其他公司,開會一旦超過12點,老板就會請大家吃飯,或工作餐。這在其他公司是很普遍的。像這樣的會,我開多了,像美能達,他們老總開會一超過12點,就請員工吃飯。這些都是員工正當的權益,占用了員工的休息就餐時間,老板就要表示,這些都是受勞動法保護的!而在這里,沒有。過了12點,員工還要義務地坐在這里聽你講話……我以前感覺自己是臨時工,現在自己還成了義務工,還要義務地留在這里聽王總你講話,現在下面也沒有飯吃了,王總你能不能在這里表個態,請我們在座的大家吃頓飯呢?
            王:聶嘉你說是我耽誤大家時間,要我請大家吃飯,其實我12點差5分的時候就已經宣布散會了,然后是你一直講到現在…那是不是你來請大家吃這頓飯呢(笑)?
            聶(怒):王總的意思就是說是我耽誤了大家吃飯的時間,把責任推到我身上,要我請大家吃這頓飯,可以啊,我也不是沒請大家吃過飯,饒爭光知道,我還請他們劃過船吃過飯,花了幾百塊錢。我一個月才2000塊錢,都可以請得起大家吃飯,你一個堂堂的人事部長,一個月拿那么多錢,還請不起我們吃一頓飯?其實我們哪真會要您請我們吃頓飯,只是想看看您敢不敢開這個口!(眾紛紛點頭)王總您不敢承諾請我們吃飯,其實也證明了王總您對公司也沒有信心,要不然怎么會連一頓飯都舍不得請呢?連王總您自己對公司都沒有信心,怎么能要求我們對公司有信心呢?大家說是不是?一個公司上梁都不正(拿起一支筆,啪地拍到桌子上),下梁怎么可能不歪呢?公司只是一味地要員工努力工作,又不給員工任何表示,有誰會愿意干?只有我這個神經病!(旁邊員工輕拉聶,示意其息怒)
            (眾沉默……)
            王:聶嘉你說這話也只是代表你個人的看法,你能說大家也這樣想的嗎?大家說是不是?
            饒爭光:聶嘉這人我了解,說話比較直,只不過大家沒說出來的話,她都說出來了。相信以前走掉的員工心里多少也會有這種想法,只是臨走前沒說而已。
            王:不,我知道,他們也都說出來了,而且有的情緒比聶嘉更激動。聶嘉今天這樣還算是比較正常的反應。大家還有沒其他的意見?
            饒爭光:現在公司是有限責任制,說個不好聽的話,萬一哪天真的倒閉了,公司可以拿來補償員工工資的財產只有這么多,還不一定補償得了拖欠的工資。
            張劍霞:現在中國老百姓也懶得打官司,主要是沒有金錢和時間。
            王:就是這樣,有一個老百姓和保險公司打官司,雖然理在他那邊,可保險公司有幾百萬、幾千萬的資金堆在那里,官司還是打不贏。
            聶:你沒有錢就別開公司。開了公司就要履行公司的責任。
            王:對!沒有錢就別開公司!這句話是對的。我今天一開始就說過,今天請大家開這個會,就是要讓大家談談感受,發發怨氣,甚至是罵娘,都可以……
            聶:王總今天我說的話,你會怎么跟聶總反應,我不知道,(王欲辯解,聶繼續)我只是說出了事實。你要郵件是不是,可以,我過兩天就會給你發郵件的。
            張劍霞:王總要我們續約,但在關于工資待遇隨么事都冒說的情況下,就要我們決定是否續約,這讓人覺得心里很不踏實,在這樣的情況下討論續約問題不太現實。
            聶:對啊,即使現在大家告訴王總您愿意留下來,但找到工作后一樣會離開,在這里說留不留下來沒有意義,只是一句空話。
            王娟娟:王總,現在既然大家都把話說開了,就應該趁熱打鐵,把一些問題講清楚。比如合同啊養老保險啊,現在大家也餓了,應該先把吃飯的問題解決他,下午還可以接著談。王總您看這樣好不好?
            聶:其實現在說好也沒用,去年公司勞動合同上就寫明半年后辦理養老保險和住房公積金的,可到現在了都還沒有辦理。這些說了也是空話。現在吃飯也時間也早過了,下面也沒飯吃了…
            王:聶嘉,你說現在下面沒飯吃了,那你說怎么辦呢?
            聶(滿臉疲勞狀):王總,我上午已經耽擱翻譯文檔的時間了,開了一上午的會,現在時間也過了,不想吃飯了,覺得很累,想下去休息一下,下午還要干活,我先下去了。非常抱歉。(不顧而去)
            (會議室死寂般地沉默,王天柱尷尬地擺弄著筆頭)
            王娟娟:聶嘉剛才可能情緒激動了一點,但她說得基本上都是我們大家的想法……(以上省略)
            王娟娟:還有一點就是,公司的重大決策,我們一點也不知道,下面議論紛紛,各種傳言都有。希望公司能尊重員工,有什么事情能夠及時地通知我們。我所知道的一些情況都還是從吳建勛那里打聽來的。又像5月份的工資,到了20號,公司都沒有以郵件形式向員工解釋工資未發的原因,接下來的幾個月,就更是沒有了。
            饒:這樣,大家還是先去吃飯,把吃飯問題解決掉。
            王:這個星期一,公司召集部長和骨干開會,希望各部門的部長能夠把公司本周補齊5月份工資,爭取月底補齊所欠工資的消息傳達給大家,可能有的部長沒有傳達,我也知道他們有的也不愿意傳達,為什么呢,因為他們說連公司都沒有給他們什么保證、承諾,他們怎么好跟下面的員工說呢,所以他們有的也懶得說了。
            周銀:我們覺得公司在人性化管理方面還做得不夠。(眾首肯)
            王娟娟:就象過年過節,從我們進公司到現在,公司毫無表示
            王:一點表示都沒有嘛?(眾搖頭否定)這也與公司的財政狀況有關……
            王娟娟:象去年過中秋節,我回去,媽媽問我,公司發了什么沒有,我原話就是這樣說的,我說公司別說連塊月餅,就連一封電子郵件也沒有發給大家道賀一下。這其實都是些很小、很容易辦到的事情,公司只用花一點心思就可以籠絡人心,可公司連這小點事情都不舍得做。
            唐:我中秋節的時候還是吃的同學公司發的月餅。(笑)
            王娟娟:如果公司老板出一點錢,給公司員工每人哪怕只發一個月餅,第二天大家看到桌上有個月餅,也會覺得是個驚喜,心里也會很高興的。
            (眾紛紛點頭)

            胡立亮:王總,我想請問一下公司今后如何打算呢?
            (眾噓聲,王精神萎靡,無話可說)

            張劍霞:我想現在大家要王總拿出一個合同,做出一個承諾可能也不現實,因為畢竟王總也不能跟大家保證。(王點頭)
            周銀:王總可以把今天我們大家的意見向幾位老總反映一下,幾位老總商量決定之后,再告訴大家。
            張劍霞:如果下午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給大家一個答復,就繼續開會,如果不能,就沒有必要再開會了。(王表示同意)
            饒爭光:現在也快1點半了,大家去吃飯吧。
            王:那現在大家到哪里克吃咧?
            (眾紛紛離席)
            郭建(自言自語):自己解決吧!

            (完)

            帆揚軟件怎么樣:“啊?!這樣!做苦力的兄”

            3.0 分 2007-9-14

            工作城市:湖北 員工類型: 以前員工

             一般

            啊?!這樣!
            做苦力的兄弟們都出來吧,公司不垮幫他垮。武漢又不是只有他一家!做技術的也是人!!

            帆揚軟件怎么樣:“五月革命本文故事,純”

            1.0 分 2007-8-5

            工作城市:湖北 員工類型: 以前員工

             很不滿意

            五月革命


            本文故事,純屬捏造。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獨白)我已經很老了,老到記不得很多事情,但是對于多年前那場腥風血雨的斗爭,我卻始終難以忘懷。那是在2003年的5月,一個多事之夏。

            2003年的5月,一個多事之夏,帆揚公司軟件開發部的人們,被卷進了一場深刻的觸及靈魂的變革。 許多人暴露出本來面目,許多人變得面目全非,革命的前夜是寒冷的……

            開發部的人們聚集在MSN上,許琰.諾娃正慷慨激昂當眾演說。 “FANCHINA的兄弟們!運動啦!每個月就來一次,就是這么準時。想想看,上上個月,工資拖了整整一個月沒發,是誰,拯救了FANCHINA?”
            朱重.諾夫:“這孫子說什么呢?”
            向煒.司機:“誰他媽知道啊?”
            許琰.諾娃:“是工會!”
            許琰.諾娃:“一個月后的今天,FANCHINA又是一潭死水,誰能再把它掀起……”
            眾歡呼:“噢噢噢噢……”
            “一個月后的今天,FANCHINA又是一潭死水,誰能再把它掀起壯闊的波瀾?我可以不負責任地說,是……”
            高義.波波娃:“無聊者無畏!”
            “FANCHINA就像早上六點整的太陽,有的是機會!大把的票子,體面的位子,還有很多新來的小妹子……”
            兩人上前將其拽下。
            朱重.諾夫:“你丫是不是灌水灌多了?”
            向煒.司機:“這SB操行,怎么和豬八戒似的?”

            吳建勛.懦夫站到旗桿底座上發言:“別聽丫說的天花亂墜,我個人先在這表個態,誰肯給錢,我他媽,我,我就讓誰干!”
            眾歡呼:“噢噢噢噢……”

            (旁白)由于變革的傳言愈演愈烈,聶梅諾娃和劉衛寧諾夫不得不草草結束了休假,滿懷惆悵的離開了病都北京……

            “北京,我會回來的……”聶梅諾娃暗想。
            “劉衛寧諾夫,這幾張優惠卡,你把它收好,這回看起來也沒機會用了,早知道這樣我們應該都用掉!”
            “嗯,是。”
            “還記得那個長得像肖紀璐的艷舞女郎么?”
            “你是說……”
            “對,就是她就是她。我們抽空說點工作上的事吧,也就是點近期回去的安排。”
            劉衛寧諾夫掏出商務通,被聶梅諾娃制止。
            “不用記不用記,根本不用記,工作的事情記什么呢?也就是點人事安排。”
            “嗯。”
            “如果變革不可避免的話,那么有些人我們要攏在手里。”
            “噢。”
            “第一個要趕走的是高義,王天柱也是個廢物。嗯那個趙奇峰小波波……
            他是小波波嗎?”
            “嗯。”
            “嗯說的就是他,他要留住,一定要留住。”
            “還有個娃。”
            二人來到趙奇峰.波波娃家樓下,走進樓道。
            “趙奇峰小波波……” 聶梅一直念叨著。
            “還有個娃……”
            “趙奇峰小波波……”
            “還有個娃……”
            “趙奇峰小波波?”
            “一定要記住,還有個娃!”

            (進門)
            “你好啊,趙奇峰小波波……”聶梅諾娃熱情問候。
            “還有個娃!”劉衛寧諾夫連忙補充。
            “啊對對,娃也好吧?”
            “托您的福……”趙奇峰.波波娃羞澀還禮。
            “聶梅總經理蒞臨咱家,就下榻在……暖氣片邊上吧,暖和。”
            劉衛寧諾夫小聲叮囑趙奇峰:“睡覺小心點……”
            “還有些人事安排的問題咱還沒說呢,我還可以挑些更重的擔子,我腰好,我腰好啊!”一邊鋪鋪蓋,劉衛寧諾夫急切的表白著。
            趙奇峰.波波娃送枕頭過來:“他好我也好!”
            “你煩不煩?劉衛寧諾夫,這么個破事你都說了N遍了,現在我和你說點正經的,找兩張毛片來看一看,好不好?”
            “這個……”
            “算了,我硬挺著吧。找幾本書來墊墊頭,你這不會連《花花公子》都沒有吧?”
            聶梅諾娃起身翻書柜,“這都是些什么東西……我《痛,并快樂著》……這種破玩意只能用來墊腳!”
            劉衛寧諾夫:“噢,墊腳,墊腳……”

            聶梅諾娃硬挺著入睡的這個夜晚,FANCHINA工會的籌備工作正在緊鑼密鼓的進行著。同時,會議室迎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會議室內部長會議,侯力峰、許琰和高義正在研究新的工會主席人選。門口,一中年猥瑣男子正在和門衛糾纏。

            “我認識他們,我真的認識他們!”
            許琰出包廂一看:“朱重懦夫,你干嘛來了?”
            朱重詭秘地湊近許琰耳邊:“我剛才得到王天柱線報,聶梅諾娃回武漢了!”
            許琰厭惡地推開朱重:“你他媽吃幾頭蒜啊!”
            許琰回到會議室,和高義附耳:“高高,聶梅諾娃回武漢了。”
            高義:“噢。”

            高義:“琰琰,我覺得吧,主席的服裝還可以穿的暴露一點,這樣對提高個人威信倡導個人崇拜很有好處。”
            侯力峰表態:“必要的時候還可以再脫嘛。”
            侯力峰:“但是我手下這幾位副主席牛皮癬和護胸毛的問題可怎么辦啊?得一筆費用啊。”
            高義:“我不是叫你給你手下拿幾瓶腳癬一次凈了嗎?”
            侯力峰:“肖紀璐以為是內服的呢,給喝了!”
            高義:“看來主席的素質必須得提高。”

            三人繼續研究個人資料。侯力峰.懦夫:“哎,這個不錯,比趙奇峰年輕。”
            許琰:“多新鮮哪,比趙奇峰老的那是壽星。”
            高義:“這個也不錯,比王天柱豐滿。”
            許琰:“廢話,比王天柱單薄的是他照片。”
            高義:“這,這也挺好,這比鄭亞腿長。”
            侯力峰:“鄭亞那是腰長。”
            許琰:“多新鮮哪,比鄭亞腿短那是武大。隨便找都比你手底下那幾個強。”
            三人看完資料收拾停當,許琰和高義走出會議室來到電梯間。

            許琰:“談正事吧,弟兄們說讓咱們工會早點成立。”
            高義:“萬事俱備!”
            許琰:“俱備?俱備那還等什么?”
            高義:“鈔票!”
            許琰:“怎么還要錢?”
            高義:“收買王天柱。”
            許琰:“他開多少?價錢少不了吧!”
            高義:“五百萬!”
            許琰:“五百萬……可不可以給他日元啊……”

            高義來到王天柱家,和王天柱.斯基分賓主坐下,開始密談。
            王天柱得知高義來意,顯得很為難。
            “說句實在話吧,這事,這事挺難辦的。你知道我現在在這兒混得還行。”
            “你了解現在的形勢嗎?”
            “形勢?我了解一點。”
            “你別忘了你現在的名譽和地位是誰給你的。”
            “這個我當然忘不了。”
            “聽我的沒錯,”高義湊近王天柱.斯基的耳邊,“兩百萬怎么樣?”
            王天柱一聽急了:“我靠兩百萬可不行哥們兩百萬你真有意思我現在沒什么錢可走到哪兒我揣一顆平常心我別一只簽字筆我走遍大江南北照樣吃香喝辣哥們算了你就算沒來……”
            高義連忙打斷:“你有小秘嗎?小秘你有嗎?”
            “小秘?哥們這事不用你操心,賈小蘭你認識嗎?我,就是隔壁大媽的兒子。所以這事兒呀您就甭管了……”
            “那你要多少?”高義一看沒轍急忙問道。
            王天柱走到門口又站住。“怎么著?要我說呀,怎么著……也得再加兩萬!”
            “沒問題!寫收據!!”
            王天柱寫好收據,蓋好私章,交給高義,另一手接過報紙包著的鈔票,捏一捏。 “你小子肯定黑錢了吧?這事兒我假裝不知道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高義急忙湊近解釋:“我他媽還貼兩萬呢……”

            帆揚高新技術產業(武漢)有限公司總經理辦公室。聶梅總經理面前,王天柱正從口袋往外掏錢。 “……一十、十五、二十。”
            “這啥意思啊?錢咋恁舊呢?給整點新的。這多少錢呢?”聶梅總經理問道。
            “整整兩萬,他們用來收買我的,呵呵。別說兩萬,就算兩百零二萬我也不會去地。”
            “這么說你立場挺堅定的?”
            “我生是辦公室的人,死是辦公室的……死人,不含糊。”
            “王呀,你最近的表現啊,我們都看著呢你知道不?”
            “嗯。”
            “如果組織調整的話呢,公司決定給你整個總經理助理干干……”
            “噢。”
            “你以為那玩意兒白干呢?你喜歡哪一女的就他媽給整到公司里來你知道不?”
            “嗯……嗯?”

            “我靠!”聶梅諾娃怒拍寫字臺。
            “項目做成這個樣子,跟PFPS有他媽什么差別?好好的項目都給他們做砸了!”
            “無恥!卑鄙!下流!孫子!”
            劉衛寧諾夫湊到聶梅諾娃筆記本電腦屏幕前跟前,屏幕上有封郵件,標題是:“高義許琰一年之癢帆揚公司即將失控”
            “劉衛寧諾夫,你現在馬上到公司里去,他們可能要去搶設備,一定不能讓他們搶走!”
            “呃……所有設備都要嗎?”
            “廢話!所有設備都要!一次性紙杯也要!手紙也要!我靠!”

            帆揚高新技術產業(武漢)有限公司網絡設備部。李軍斌正在和部長朱重懦夫交涉。
            “朱重懦夫,我們工會成立需要很多的硬盤完成任務,你們……”
            “不不不行,這絕對不行……”
            “你管理網絡這么多年要硬盤干什么?”
            “這個是,我的一點點小愛好,還要用來下黃片。”
            “咱們可都是FANCHINA的老人,可別為這點小事撕破了臉噢!”
            “這對你是小事,對我,可不是小事,絕對不是小事,不是小事。”
            “你留著又能怎么樣呢,你現在這把年紀和你這點能耐……”
            “這是我唯一的愛好,唯一的,哦,小愛好。”
            “朱重懦夫我可告訴你這是公司的決定……”
            “公司的決定我不管,因為這是我的命根子……命根子你知道在哪兒吧?
            再說我也沒妨礙別人吧?”
            “何湛,給他點顏色看看!”
            何湛沖上去搶硬盤,被打倒。
            朱重:“小樣!”
            李軍斌:“劉桂軍,給他們點兒音樂聽聽!”
            (笑傲江湖主題音樂響起)
            大批2002新員工沖入。。。。。。
            發生激烈沖突,雙方劍拔弩張互不相讓。

            帆揚公司品質部高義電腦臺邊。朱敏帶一猥瑣女子入室。
            “This is 肖紀璐.諾娃。”
            “高部長好。”肖紀璐欲與高義握手
            高義萬般不情愿伸出手微握,旋即抽回仔細用手帕擦拭沾上的粘稠物。
            “讓你查的事情怎么樣了?”
            “是關于王天柱斯基的嗎?”
            “快說吧,別和我賣關子了!”
            “我已經摸了個一清二楚,他現在在趙奇峰.波波娃那兒,就是那個去年整過你的那個孫子……”
            “立刻帶人去,把他搞臭!……要抓現行!”
            電梯間里,全副武裝的2002新員工整裝待發。

            “誰打頭陣?”高義問許琰。
            “嚴茂均斯基。”
            高義轉對肖紀璐:“你在前面給嚴茂均斯基帶路!”
            “是!”
            大伙兒沖向會議室。
            高義:“去趙奇峰.波波娃家,抄聶梅諾娃!”

            “是否缺少終極關懷?”
            “瞎掰!這年頭沒有錢哪來什么他媽的關懷?好好走你的吧!”
            “我們是否走理性的四環路?”
            “隨便你!”
            高義發現路不對。
            “嗯?這是哪兒?”
            “理性的四環路勝過激情的平安大道!”
            “別操你大爺了,四環路還沒開通呢!”
            嚴茂均憤怒,從工具箱抽出板斧猛擊高義后腦。
            “你罵我行,你罵我大爺?……我最討厭人罵我大爺!”
            大伙兒停下,眾新員工與嚴茂均搏斗。

            嚴茂均:“你罵我行,你罵我大爺、我最討厭人罵我大爺,我是帆揚十大杰出員工,品質部最佳青年、2002忘年會上我唱歌、我和/總/經/理/照相,我和老/久/保握手,我玩游戲我吹球球,我帶頭跟他們鼓掌,我寫了200多個JSP………… ”

            嚴茂均終于掙脫眾員工,高舉右拳。
            “渴望年老!”
            “OK,我成全你!”高義咬牙切齒掏出手槍擊中嚴茂均。
            “我……選擇了……這個罪該萬死的公司……”
            (旁白)嚴茂均斯基的死,仿佛流星劃過子夜,多年以來,每當我仰望寂寞的夜空,總會想起那句話:有些人的死重于泰山,有些人的死,則輕于鴻毛……

            帆揚公司會議室。眾員工濟濟一堂。高義帶王天柱進入會議室。
            高義:“王天柱斯基決定加入我們!”
            王天柱:“我希望今天是一場真正的談話,說老實話,我希望在這兒能聽到不同的聲音,真誠,善良。”
            眾員工:“什么呀~~~~~~”
            高義:“帆揚公司工會決定提前成立。還有幾個人要拉過來,工作要加緊做,盡快送品質部和培訓部審查。請大家最后一次看看你們的表吧,以后這玩意兒就沒用了,我們將月出而作,日出而息,大家都聽明白了嗎?”
            轉對王天柱:“你負責把那些女的翻譯全弄出來。”
            王天柱:“都弄誰?”
            高義:“陳丹,舒萌、還有聶嘉。還有什么其它問題嗎?”
            王天柱:“我還有個問題。時間緊,任務急,我們是不是把培訓部也繞開?”
            高義:“扯淡,……還有什么像樣的問題?”
            忽然人群中冒出一句:“如果我們中間出現了奸細怎么辦?”
            高義:“如果我們中間出現了奸細。不要怕,我想他會站起來的,他馬上就會站起來的!”
            王天柱坐立不安,終于站了起來。
            高義:“你要去哪?王天柱?”
            肖紀璐:“你該不會上茅房吧!”
            王天柱:“我不是去告密,我是……”
            肖紀璐:“你難道還要跟高義部長動手嗎?”
            王天柱趁高義不備,一把將其推倒,眾員工頓時炸窩,加入混戰。
            高義用手帕捂著打傷的嘴,說道:“不要打,撕他的嘴!……撕丫國嘴!”

            王天柱沖出人群,跳下樓。劉衛寧諾夫恰好在樓下。
            王天柱:“劉總。我操……”
            劉衛寧:“哎 ,哥們兒。是你呀。你怎么從這出來了?”
            王天柱:“快去,告訴聶梅諾娃,他們……他們要搶女翻譯……”
            劉衛寧:“來人!劉凡快過來!”
            劉凡:“我在這兒!”
            劉衛寧:“把他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好好的照顧他!”
            劉凡將王天柱扶至一旁平躺好。
            王天柱:“劉凡,我以帆揚公司準總經理助理的名義要求你,快去向公司辦公室匯報!”
            劉凡:“我會去的,你放心吧!”
            劉凡環顧四下無人,掏出手槍將王天柱打死。

            這之后,FANCHINA工會匆匆成立,組織結構草草調整,侯力峰上調,劉衛寧諾夫扶正,劉凡諾夫取代王天柱斯基成為總經理助理。
            至于我的結局,也還算差強人意,由于我知道的太多,他們不得不讓我坐上了FANCHINA的第二把交椅。

            新制度欺騙不了廣大員工,很快極大的激起民憤。群情激奮之下,革命群眾攻占辦公室,真正自己當家做了主人。國際歌響徹FANCHINA上空……

            起來,FANCHINA的奴隸
            起來,不愿做孫子的人們
            工會的戰斗已經開始
            要為前期后期而斗爭
            程序員打的落花流水
            翻譯們也刺刀見紅
            只剩下辦公室一無所有
            誰不玩命誰是狗熊
            這是最后的革命
            團結起來為鈔票
            樂觀進取寬容協作
            堅韌不拔追求完美
            從來就沒有實現。。。。。

            本文節選自 劉氓懦夫回憶錄 《講訴電腦流氓自己的故事》

            帆揚軟件簡介

            官方主頁:http://www.fanchina.com

            行業:IT服務

            地址:武漢市關山軟件工業園5棟501

            規模:小型(10-100人)

            快捷評論卡

            公司名稱:

            城市:

            標題:

            評論內容:

            評分:

            一般

            (按Ctrl+Enter可快速提交)

            广西快三开奖
            <dl id="a5gfy"></dl>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sup id="a5gfy"><menu id="a5gfy"></menu></sup>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dl id="a5gfy"></dl>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sup id="a5gfy"><menu id="a5gfy"></menu></sup>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

                                <div id="a5gfy"><ol id="a5gfy"></ol></div>